钮文新:外汇市场“不管制”不等于“自由化”

时间:2017年04月20日 16:44:38 中财网
  1、中国外汇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言称:中国会继续审慎有序推动资本账户开放。中国外汇管理政策是连续的一贯的,不会再走回外汇管制的老路。我不反对中国资本市场有序开放,但前提是,中国必须具备强大的、与开放相适应的监管能力,而不是一放了之的“绝对自由化”。为什么要说这件事?因为,中国金融管理者的“自由化”倾向非常严重。实际上,最近之所以出现“监管风暴”,关键就是许多年,中国金融改革沿着“自由化”道路前行,从而结出了太多恶果——正所谓“金融乱象”。

  2、同时我希望,外汇局尽可能少说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问题,因为它更多的应当是市场选择得结果,而不该更多地体现外汇局的愿望。之所以强调这个问题,是因为多年以来,各式各样的舆论,更多地倾向人民币升值,这是不是代表了中国政府的愿望?不知道。但外汇局的官员讲话经常会流露出这样的信息。

  3、比如,这次新闻发布会就有称:“一季度中国跨境流出压力明显缓解,一季度外汇供求基本趋向均衡,一季度售汇率明显下降,企业购汇更趋理性”,我认为,外汇局的话说到此应当打住。后边继续说“今年以来人民币贬值预期明显减弱”,并进一步指出“人民币汇率弹性会进一步增强,有利于跨境资金双向波动”,这无异于“外汇市场评论”,不仅根本适宜外汇局的身份,而且明示了外汇局对人民币走势的愿望。

  4、市场现实表面,打从2005年“汇改”开始,央行就一直在说“双向波动”,甚至用一年之间有多少天升值、多少天贬值去证明“双向波动”的存在,但这完全是自欺欺人,人民币几乎从未停止过升值。这样去谈外汇市场、谈人民币汇率问题不怕外国同行笑话?去看看欧美发达国家的货币当局,它们用“利率+心理”去控制汇率,而从来不直接对汇率高低发表看法。特朗普不是货币管理者,他关心的美国实体经济,所以经常对美元汇率高低提出非议,但这也是“极其罕见”的个案。

  5、其实,我们从外汇局的谈话中完全可以领悟其“不希望人民币贬值,而更希望它升值”的意愿。这好奇怪,如果我们坚守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根本,那希望人民币升值的意愿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意愿吗?尽管,当下人民币汇率水平是否依然存在高估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观察,但这时候外汇局表达人民币升值意愿不合适吧?中国确实“不需要通过贬值人民币来提振出口”,但这是不是可以当做中国实施高利率的理由?

  6、不错,在我看来,与人民币升值相对的高利率政策就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杀手,而同时也是人民币远期贬值的推动力。我们许多人没有学好货币学,他们只知道高利率能够带来本币升值的预期,但他们忘了,高利率只能带来本币即期汇率的升值,而同时也会带来远期汇率的贬值预期。所以,利率之于汇率的影响是相对的,人民币长期高利率必然不断积累人民币贬值能量;相反,人民币长期低利率反而会积累人民币升值的能量。

  7、这个问题两个方面理解。第一,假定A货币期初与B货币100兑100元(1:1)的汇率,A货币年利率10%,B货币年利率2%,那一年之后,AB两种货币的比价关系将变成110兑102,很明显,A货币贬值,B货币升值;第二,长期低利率国家的经济将获得更加大的需求,很强的增长动力,其经济预期当然会好于长期高利率国家。所以,相对较低的利率当然更有利于一个国家经济的长远,同时也有利于货币的坚挺。反之亦然。

  8、但是,中国货币当局的做法总是存在问题。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,经济发展要比发达国家更加迫切。但我们的利率却长期远远高于发达国家,这合适吗?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过度的开放环境,利率低了金融资本逃逸。这是一个巨大的矛盾,发展中国家要发展,必须采取相对较低的利率环境,但开放环境下金融资本逃逸的担心,却别无选择地推高发展中国家的利率水平。那长此以往的后果是什么?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永远都别想超越发达国家,哪怕是追上。

  9、这就是“华盛顿共识”安排之下发展中国家的命运,中国就在这个漩涡之中,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跳出这个漩涡,那我们不可能有灿烂的未来。跳出漩涡的关键在于“放弃吸收金融资本的冲动”,而专心于实业资本的发育,发展实体经济,而不是金融经济。
  中财网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