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志林:牛市情结最大出发点 黄湘源:迎久违大牛市?

时间:2019年09月21日 08:32:57 中财网
[第01页] [第02页] [第03页] [第04页] [第05页] [第06页] [第07页] [第08页] >>下一页
  导读:
  李志林:终结"牛市情结"但也要有担当
  刘柯:进口替代将成未来科技行情主线
  黄湘源:中国股市会不会迎来久违大牛市
  郭施亮:全球资本会加快布局A股市场吗
  熊锦秋:应如何看待"终结牛市情结"
  杨德龙:全球央行竞相宽松 外资加速流入A股
  应健中:沪深成交量差异格局仍未改变
  曹中铭:面值退市股增多 市场逐渐走向成熟

  李志林:终结“牛市情结”但也要有担当
  本周,市场的热门话题是,前证监会主席肖钢在离任三年半后,反思总结了2015年股灾的教训,结论是:要终结“牛市情结”!

  虽然,他没有对股灾的教训作全面反思,但他得出的结论还是有价值的。就此,我引申开来谈点个人的看法。

  4000点以上的牛市情结加快扩容,可以说是“牛市情结”的最大出发点。

  记得2014年5月市场处于长期低迷期,监管层对停发新股一年后的重启,还显得十分犹豫和谨慎,还向市场作出预期:下半年新股扩容不超过100家,随即激发了市场的做多热情。

  到了 2015 年年初 3200 多点时,监管层对扩容节奏的把握还是适当的。

  但是,到了4000点以上,大扩容思想就开始泛滥。在陆家嘴论坛上,原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语出惊人地高调宣称:“到2020年,中国上市公司将达到1万家”,“中国股市的规模没有理由不居世界第一”。当时A股上市公司只有2800多家。

  人们掐指一算,其后的5年时间里,要扩容7200多家上市公司,每年发1450多家新股。而实际的情况是,4年过去了,中国上市公司才刚刚达到3600家。

  牛市情结导致新股“注水”从这些年揭露出的案例看,从证监会负责新股发行的原副主席姚刚,到原主席助理张育军,再到发行上市部门原某些司级、处级干部,均成为企业为了上市的行贿受贿对象。

  因新股发行数量大,放松了审核标准,致使一些企业通过虚增利润上市。更有一批像康美药业、康得新、长生生物、辅仁药业等造假数10亿甚至800多亿的上市公司,其财务报表集中造假的时间正是从2015年大牛市开始的。

  可见,“大牛市情结”批量生产了不少假冒伪劣上市公司,严重破坏了A股的生态环境。

  牛市情结引发市场狂热从2014年年中大盘从2400点启动,到年底以3234点收盘,还属于正常上涨。

  从2015年4月站上4000点后,很多投资者已意识到A股涨幅过大、过快,市场存在严重的泡沫,便纷纷“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”。

  但是,此时“牛市情结”开始膨胀。媒体发文“4000点是牛市的新起点”,称股市上涨动力充沛。于是大量投资者由空翻多,场外10倍杠杆的配资愈演愈烈,一举将股指推高到4500点。

  此时,市场多数投资者对这种涨势感到害怕了,但市场的游资和高杠杆配资依旧激烈博弈,终于在2015年6月12日,大盘创出了5178点大顶部。

  可以说,4000点—4500点—5178点这两大段暴涨,主要是“牛市情结”推动了市场的狂热所造成的。

  牛市来得快去得也快在2014年11月3000点左右时,证监会已经发现了场外违规高杠杆配资的情况。

  但彼时场外高杠杆配资在全国遍地开花。尤其在4000点——4500点——5178点,这几轮短期内的股指快速拉升,日成交量连续增加达1万亿、1.5万亿,甚至2万多亿,场外配资起了兴风作浪的关键作用。

  直至5178点高点,监管层采取严厉措施,清查场外高杠杆配资,终于使牛市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当市场多数人都想获利了结时,便发生了流动性危机的股灾。

  监管层对市场要有担当虽要“终结牛市情结”,但监管层对市场不能没有担当。

  1、指数的担当。虽然管理层可以不管日常股指的涨跌,但是,仍应有对A股进行历史的纵向比较和与同期国外股市的横向比较的责任担当。

  从历史来看,2007年创出的6124点高点,但12年后的2019年,仍只有3006点,股指仍被“腰斩”。

  从横向看,无论是金融危机的发源地美国,还是欧债危机的发源地欧盟各国,都早已突破了金融危机前高点,并数十次创出历史新高。

  2、晴雨表的担当。从全球范围看,各国政府都高度重视股市的作用,将股市作为经济的晴雨表。唯独A股,晴雨表长期失灵。

  2000年年底,A股大盘指数就收在2073点。但是19年后,今年年初仍看到了2440点,至今只有3000点。

  而中国的GDP增长率是多少呢?2000年GDP只有10.03万亿,2018年则是90.03万亿,按今年增长6.2%计算,2019年GDP将高达95.6万亿,是2000年的9.53倍。

  试问:A股与19年中国GDP的高速增长相匹配吗?A股3000点指数与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强大经济实力相匹配吗?

  3、捍卫估值的担当。2007年6124点时,A股大盘平均估值约70倍市盈率,4.3倍市净率。而现在3000点时,A股大盘平均估值降到了仅13.4倍市盈率和1.2倍市净率。

  A股不仅估值收缩了80%,而且从2007年以来,上市公司利润增加了两倍多。目前A股不仅是历史的最低估值,而且也远远低于美国标普500指数29倍市盈率、3.3倍市净率。

  面对A股的罕见低估值,面对北上资金、三大国际指数强烈看好A股的投资价值,纷纷调高持有A股的比例,监管层应该有增强捍卫A股估值和股市价值中枢的担当。

  4、全面发挥股市功能的担当。至今,监管层仍把“加大直接融资比例,加快新股扩容”放在股市功能首位,而对加强市场的投资功能却没有放在同等位置。

  监管层应十分注意新股扩容速度和与市场资金面和承受力的平衡,显示出投资功能和财富效应,加强责任担当。否则,人民群众财富保值增值的诉求,就成了一句空话。

  5、加强市场基础制度改革的担当。市场强烈呼吁的市场基础制度改革的内容之一是,新股的股权结构改革。

  目前新股结构严重不合理。上市时,仅拿出四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股份流通,因流通盘小,导致股价虚高。从而为1至3年后小非和大非的高价减持、股价狂跌、市场失血埋下了严重的后患。

  若不对新股结构的缺陷进行改革,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,将大股东控股比例限制在不超过三分之一,那么,大小非与公众投资者持股成本的巨大差异,必导致今后大小非没完没了地减持。

  6、加大对造假者惩罚力度的担当。现有的对违法违规造假上市公司顶格处罚60万元,不仅使造假者胆大妄为、有恃无恐,而且会促使大量企业不惜虚增利润,也要争先恐后排队申请上市。

  虽然最近证监会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条中,提到了要加大对造假企业的打击力度,提高其违法成本,设立集体诉讼制度,将罚没钱款补偿给受损的中小投资者。但是,所使用的字眼仅仅是“推动”二字,离落实还远着呢!

  监管层必须有强烈的担当精神,加紧修改《刑法》和《证券法》,尽早颁布。在此之前,可向市场推出落实的时间表。

  只有建立严厉的法制法规,造成不敢造假、不想造假的氛围,使新股排队等待上市的堰塞湖消失,像美国股市那样,多数企业敬畏上市,不想上市,那么,A股的法治才算成功了!

  
[第01页] [第02页] [第03页] [第04页] [第05页] [第06页] [第07页] [第08页] >>下一页
  中财网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