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价突然大跌的原因果然是它!一个油市新时代呼之欲出

时间:2020年05月23日 08:57:40 中财网
  在经过一段狂飙之后,疯狂的多头是时候停下来,好好捋一捋市场里面正在发生的变化。

  复盘油市的疯狂5月
  不可否认,油市的现状是光明的——尤其是和一个月前的惨状相比的话。

  自4月底以来,油价一路狂奔,已经逐步收复价格战爆发以来的部分失地。从日线图上可以清楚看出,虽然仍不时出现动荡,但以4月22日为分界线,美、布两油都走出了一条明显的上行通道。

  数据不会骗人。在今天大幅下挫之前,过去一个月,WTI原油有17个交易日收涨,只有5个交易日录得下跌。布伦特原油虽然只有14个交易日收涨,但其实际涨幅可不小——几乎上涨了一倍。

  除了作为全球基准的布伦特原油和WTI原油之外,全球各大原油交易中心的现货价格也在这段时间内快速回升。

  美国海湾地区是个明显的例子,由于进入5月后沙特削减原油出口量,当地多数油品的价格已连续数日甚至数周上涨。其中,北美地区涨势最强劲的是那些出口到亚洲的油品,因为包括中国、日本、韩国在内多的许多亚洲国家石油需求正快速恢复。

  欧洲方面,主要销往东亚地区的俄罗斯的ESPO原油本周价格,较迪拜原油基准价格溢价每桶3.5美元。另一种产量颇大的俄罗斯油品库页岛混合燃料油(Sakhalin Blend)虽然仍以每桶贴水1- 2美元的价格销往亚洲,但和一个月前高达8.70- 9美元的贴水幅度相比,价格已明显回涨。

  中东方面,据交易员透露,6月份装运的伊拉克巴士拉轻质和重质原油,以每桶4.50至4.80美元的溢价卖给了亚洲的一位买家,这一价格分别较5月份高2.5美元和3.5美元。交易员们表示,中国等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复苏,是油价的主要推动力。

  需求端有大问题,但不是唯一的问题
  正如上文所说,油价本轮上涨,供应端收紧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虽然官方统计尚未出炉,但从各方消息源得到的综合数据来看,欧佩克+石油日产量已经削减了近1000万桶,北美油企也在以疯狂的速度关闭钻井平台。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Michael Tran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:
  “简而言之,欧佩克+主导的减产正在发挥作用。我行此前预计石油市场将在6月底或7月初出现初步的供不应求现象,但当前指标显示,出现这一现象的时间比我们的预期提前了四到五周。”

  现在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,近期红红火火的油市,为何在今天突然掉头向下呢?

  财经网站Forexlive分析师Eamonn Sheridan一针见血:
  “问题不是出现在供应端,而是在于市场对原油需求的担忧重现。过去几周原油价格大幅上涨,和封锁措施的大面积解除有很大关系。在这种乐观情绪影响之下,油价的上涨可能有些‘超前’了。”

  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分析师理查德马林森(Richard Mallinson)则分析道:
  “早期的经济复苏迹象似乎正在推动部分市场迅速重新定价,但油市能否重新达到供需平衡,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需求端的后续复苏程度和速度。可以肯定的是,现在供需还没有达到完全平衡水平——尽管很多早期的崩溃迹象已经慢慢消失。”

  马林森指出,目前欧洲、美国经济复苏程度远远落后于亚洲。油价在过去这一个月的大幅反弹意味着,若需求端看不到更多积极信号的话,短期内油价会有很大的回落空间。

  这时候,更大的问题来了:需求恢复速度和市场预期之间的脱节,给油价带来了超出合理幅度的反弹,这会给整个行业带来额外的负担,甚至危机。其中,维也纳JBC能源公司(JBC Energy GmbH)分析师尤金林德尔(Eugene Lindell)指出,一些下游行业已经开始出现新的问题:
  “在非常短的时期内,油价过度上涨,最终导致炼油行业陷入困境。一方面,原油来货价格上升,另一方面销售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乐观,欧洲和美国的需求,要想回到疫情前的水平,还要等待很久。”

  作为整个供应链条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,炼厂陷入困境的副作用,很快就蔓延到其他生产环节之中,原油开采钻探商、油气服务商无一幸免。

  一个不容忽视的新趋势
  炼厂历劫对整个生产链的影响,其实原理很简单:
  当炼厂入不敷支、难以为继,下游成品油生产销售行业就会全面瘫痪。销售端是整个原油市场的根基命脉,上游开采商肯定不能坐视不管。但难就难在,正是由于上游生产商大力减产油价才会狂飙;但若重新放开产量限制,油价的走势又无法预料,没有人会有勇气承担这个责任。

  说到最后,这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。要解开这个死循环,方法并不多。

  一是寄希望于市场尽快恢复冷静,油价告别大起大落模式回归常态。

  第二,就是行业的联合,和抱团。不仅对于炼厂是如此,对于大型原油开采商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,在这种危机关头,只有强强联合才可以度过危机。

  前者太被动,后者,值得我们好好掰扯掰扯。

  事实上,2016年石油危机过后,就出现过一次并购潮。

  能源巨头荷兰皇家壳牌与英国天然气集团(BG Group)、森科能源(Suncor energy)和加拿大油砂公司(Canadian oil Sands)达成了一笔高达60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,哈里伯顿(Halliburton)和贝克休斯(Baker Hughes)也提出了一份价值高达35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,但最终未能通过美国证监会的审查。

  不仅如此,类似的场景还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华尔街上演过。在雷曼倒下之后,精明的华尔街大鳄抓住机会向监管部门施压,批准了本来争议多多的大型并购交易。路透社分析师罗布考克斯(Rob Cox)认为,大型石油企业应该效仿华尔街的大鳄们,掀起一股并购热潮。

  2008年重创全球银行业的金融危机,为美国银行斥资500亿美元收购美林证券等大型并购交易扫清了障碍。紧随其后,富国银行分别斥资151亿美元和120亿美元,将两大竞争对手美联银行和劳埃德银行收入囊中。

  但与危机爆发前就开始出现的中型能源企业合并潮不同,考克斯表示,埃克森美孚、雪佛龙和英国石油公司这种超级巨头之间的合并,才是彻底重塑油市格局的大事情。考克斯在路透撰文指出:
  危机当前,有关竞争和反垄断的担忧可能都是其次,因各国政府应该改变策略,开始优先建设运营效率更高、抗压能力更强、资产负债状况更健康的超级石油产业。站在油企的角度,它们相信也会很开心地利用这个机会降低风险,并争取通过那些原本面临审查的巨额交易。

  要知道的是,作为全球原油生产商中无可争议的一哥,沙特阿美市值高达1.6万亿美元,在海湾地区可以说是权势滔天。本来,就算强如埃克森美孚、雪佛龙也无法凭一己之力和沙特阿美对抗。但若联合起来,那形势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考克斯认为大型油企之间如果真的掀起并购潮,油市的势力划分可就更加复杂、更加胶着了。从长远来看,看似前途光明的“强强联合”对油市来说完全是祸福难料。

  马上下载东方财富期货APP开通期货账户,布局T+0可双向交易的原油期货>>
  .金.十.数.据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